古來

关于megalo box的结局……

#个人看法,瞎bb
#我永远是官方爸爸的儿子!

        我看很多人都说mb的结局毁了整个番,mb没有继承明日之丈的精神,mb最后一集不算热血番,mb不如12集就结局。
        我倒觉得这不只是一个鸡汤式的结局,13集自有它的深意。
        我一直很喜欢热血番,但是年龄越大越喜欢地内敛,不想之前一样明显的咳咳,中二。
        明日之丈是一部纯粹的热血漫画,燃烧成灰烬想想就激动的发抖(笑)。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mb在十二集的超热血后,迎来了一个平淡的大圆满结局。
       但是,joe和勇利的热血就失去了吗?joe和勇利不再打拳他们的热血就消失了么?就算joe坚持拳击,等到他老去不能上台的时候,他就不配热血了么?
       我觉得热血不是通过带番茄酱的肉体碰撞表现的,比如在klk里其实我记忆最深的是开头缠流子咬着柠檬孤身一人走进本能字学院。我心中的热血,是朝着自己想去的路死皮赖脸地爬上去。
       joe已经走完了他想走的拳击之路,他为什么不可以选择新的路呢?坚定不移地去自己想去的方向,这才是我们爱着的joe啊,热血的想哭好嘛,哪里不热血呢?
       最后一集的标题,“向死而生”。
       明日之丈里,丈燃烧自己的生命,让热血永存。
       mb里,永远在走自己想走的路的joe,亦热血不息。
       许多人错把明日之丈里丈的燃烧殆尽当做明日之丈的热血,mb官方也许想表达,真正的热血,是joe和丈都毫不动摇地选择自己的道路。
       精神续作,无误。
       成熟的我们,不再像年少时一样高喊热血,我们就不再热血了么?
      不,因为我们的路,我们还在走着。
      人总要成长的,热血不能当饭吃,但我们嘴上不嚷嚷热血了,可心中的血还是热的啊。
       少年啊,当你有了无论如何都想走的路,你就热血的无可救药了。
       
      截取mb的台词:患上了一种名为热血的,无可救药的病。

半夜睡不着,胡言乱语,多谢观看
以及,我爱勇狗!!!

【久我创】drowning


  久我创only,超短,写的不甜,哭
  文笔有限,动画党,没看过漫画。
  不要问我时间线,反正是鬼爸出来之后(流氓脸)。
  ooc属于我
  感觉久我前辈虽然腹黑,但是一旦天然起来完克创真君啊。


  “那个……塔克米君?”惠小心翼翼的向塔克米搭话,“为什么久我前辈会在极星寮呢?”
  塔克米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吐糟道,“他在幸平创真旁边出现的次数很少吗?”
  “确实,久我前辈,最近出现的也太频繁了吧。”悠姬撇嘴,“尤其是在极星寮,明明我们没有邀请他,是不是中枢美食机关的阴谋啊。”
  “我到觉得不是。”绯沙子冷静地道,“久我前辈没有这个脑子,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幸平创真吧。”
  塔克米捂住了额头,“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等等等等”,悠姬僵住了,“不是我理解的……那种喜欢吧?”
  惠恍然大悟,“原来久我前辈想和幸平君做朋友啊,怪不得天天找幸平君聊天,还天天中午给幸平君送便当。”
  悠姬&塔克米&绯沙子&路过的绘里奈:“???!!!”

        此时,久我照纪瘫在幸平的床上,“幸平仔,晚上吃什么?”
  幸平吐槽,“你不仅霸占别人的床还要吃霸王餐么?”
  “那你陪我打游戏?”
  “我这里可没有游戏机。”
  “我那有,我们去玩吧!”
  “昨天,前天,大前天,都陪你玩了你还要怎样!”
  “我无聊嘛~”
  久我照纪在床上滚了一圈,突发奇想,“幸平仔,我教你做四川料理!”
  “我又不是不会。”幸平躺平。
  “你虽然会做,但你还称不上擅长中华料理。”
  “……虽然有点兴趣,但完全不想跟你学……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别人说话!”

       幸平被久我强行拉到厨房,看着久我在冰箱里挑挑拣拣。
  幸平瞅了瞅挑出来的食材,“不还是麻婆豆腐么?我想学你昨天给我做的那个回锅肉。”
  “你还挺喜欢昨天的便当?我还怕你吃不惯回锅肉。”久我眨眨眼,“但是,不给你做!”
  幸平无语,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独裁”的人了,没想到久我照纪更自说自话。
  久我照纪已经自顾自地说开了。
  “我做麻婆豆腐的手法你已经知道了,但是同样的材料,同样的调味,我做出来的一定比你好吃,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擅长中华料理。”久我照纪熟练地把豆腐切块。
  幸平多少被挑起了兴趣,“这种秘诀也能随便说的么?久我前辈。”
  豆腐已经下锅了,久我照纪熟练地翻炒,加入调料。
  “并不是那么神秘的东西啊,等我做好你尝完我就告诉你。”
  幸平瞅着久我照纪的脸发了会呆,觉得久我照纪真是一种神奇的存在。
  等他回过神,麻婆豆腐已经好了,幸平来不及后悔自己没有仔细看久我照纪的手法,拿起勺子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
  纯白的柔软的豆腐,被岩浆一般的火热颜色覆盖,一旦进入嘴里,灼烧般的触感激荡人心,又很快被柔软的不可思议的豆腐治愈。
  幸平连塞了好几口,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确实,吃着比上次更好吃了,明明调料相同,食材还要次一些。”
  久我笑眯眯地比了个二的手势,“秘诀有两个,一个,是我按你的口味来的,你比较偏咸口不是么?”
  幸平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脸红,他强自镇定,“给特定的人做饭了解口味是最好的,你多放了一点盐,少放了花椒确实比较合我的口味。但是厨师要追求把食材的美味无限表达,而不是根据食客改变食材吧。”
  “嘛,所以说我比你擅长中华料理。中华料理讲究感情哦。”
  “感情?”幸平愣了愣。
  “也就是我要给你说的第二点,中华料理觉得,饱含情意做出来的料理会更好吃哦。”
  久我照纪笑了笑,“你不是觉得更好吃了么?感受到我对你的情意了么?幸平仔。”
  “……”
  “哎?幸平你脸怎么这么红?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不擅长辣椒啊,你怎么光吃不说话?有这么好吃么?给你倒杯水?不需要?那我也开饭了?自己吃自己做的东西总觉得怪怪的。”
  一盘麻婆豆腐吃完,幸平总算觉得自己的脑子冷静了下来,他还没开口,就听见久我照纪说,“呀,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之前中华料理研究会的人跟我约好了继续做中华料理,我明天再找你!给你送便当!”

        久我照纪离开后,绯沙子不知从哪冒出来,“完全没有自觉啊,久我前辈。”
  幸平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惠跟在绯沙子身后,“幸平君,极星寮隔音不好你忘了吗?”
  塔克米望着久我照纪离去的方向,“本来是同情幸平的,但是感觉幸平会说,‘久我前辈?他不是讨厌我吗?’这种话”。
  “呀……我也没有迟钝到这种程度。”幸平揉了揉头发。
  悠姬思考了一下,“所以幸平君,潜台词是,喜欢久我前辈了?”
  幸平的脸肉眼可见的变红了。
  塔克米&绯沙子&悠姬&路过的绘里奈,“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惠天然地笑了笑,“没关系的幸平君,虽然久我前辈自己不知道,但是他不是很明显的喜欢你么?”
  极星寮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千南】eonion secret

  #写不出千南百分之一的好
  #破文笔,奇怪的文艺散文风,超短
  #be预警
  

  高海千歌和松浦果南曾经交往过,在千歌高一的时候。

  那是一个懒散的初夏,千歌和果南呆在海边,果南躺在千歌的腿上,在温和的海风中睡着了。
       千歌低头看着果南的睡颜,回想着和果南在一起的日子。

  果南带着她第一次潜水,海底的景色那么奇妙,她的眼睛却只是追寻着果南的身影。

  果南和她在沙滩上玩,果南那么喜欢大海,张口闭口都是大海,她一边因此爱上大海,一边小小的嫉妒着大海。

  果南和她在山上冒险,下大雨的时候被困在山上,她觉得世界这么大,这么空旷,但是和果南在一起她就不怕。

  果南和她爬上山顶的神社,果南许愿说,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果南比她大一岁,上学的时候不能总在一起,她眼泪汪汪的去找果南,果南笑着说不会抛弃她的。

  果南在庙会上和她看烟火,夸她穿浴衣的样子非常可爱。

  ……

  而此时此刻,果南就在这里。
       这里有果南的香味,果南的气息,果南的温柔。
       等千歌回过神,她已经轻轻地吻在了果南的唇上。
    这是不对的,千歌恐慌起来。
  然而果南睁开眼,搂住千歌,加深了这个吻。

  没什么好怕的了。千歌想,和以前一样,只要果南和她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怕。

  她们度过了一个梦一般的夏季,每天都黏在一起,在内浦的每一个角落里亲吻,说过了这世界上所有的情话。
  她们没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过她们的恋情,但她们不在乎。
  那年的九月总是下雨,果南每天早上会打着伞在雨中等她,她们逃课去内浦任何一个只有她们两人的地方。

  十月的第一天,果南像往常一样来到十千万,那天没有下雨,艳阳高照。
  千歌一开门,扑进果南怀里,顺势给了果南一个绵长的吻。
  果南轻柔的回应着。
  “你们在干什么!”
  千歌茫然地回头,看见姐姐高海志满站在门口,表情僵硬,语气不安。
  千歌下意识地求助果南,果南看了她一眼。这是松浦果南最后一次拿恋人的眼神看她。

  然后果南的脸上露出一种绝望的空白。

  她听见果南语气轻快地说,“不小心玩闹过了,志满姐。”
      千歌一下子明白了,她推开果南,向姐姐撒娇,“姐姐管得太多了啦。”
  高海志满放松下来,温柔地向两人笑笑,回去了。
    千歌不敢回望头看果南,两人沉默着,至到果南轻轻地开口,“要迟到了,千歌。”

  对高海千歌和松浦果南来说,此时此刻,这个夏天,结束了。

  从此以后,千歌和果南从未在提起过那个夏天,果南作为千歌渐渐疏远的朋友存在着。

 
    高二的时候,千歌和朋友们组建了aqours,机缘巧合下,果南也在其中。

  梨子第一次见果南,好奇地问千歌,“千歌酱,你和松浦学姐认识么?”
  千歌笑了笑,“果南酱……是我的朋友哦。”

  千歌和曜去海边玩的时候,曜经常说,“呀,小时候和果南一起看海的时候比较多,现在的果南总是在店里忙呢。”

  果南有时候会陪着善子胡闹,千歌在旁边远远的看着,恍惚想起果南曾经也愿意陪着自己玩一些幼稚的游戏,比如把果南带到山顶,让果南大喊喜欢自己。
  果南总是宠溺地答应,在无人的山顶朝着内浦大喊:“松浦果南喜欢高海千歌!”

  果南不太擅长看书,很少和花丸独处,有一次千歌撺掇三年级和一年级多多交流,果南想了想,跑去找了花丸,梨子有点奇怪,“我以为果南会去找善子酱呢。”果南摔了摔马尾,“因为花丸和千歌很有点像,都是外柔内刚的孩子,毕竟我跟千歌相处那么久了……”果南停顿了一下,终究没继续说下去。

  果南其实因为黛雅的缘故,和露比挺熟。但是露比还是有点怕果南,黛雅对千歌吐槽,“要是果南对露比像对你一样温柔,露比绝对不会怕她的。”千歌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点点头。

  黛雅心思细腻,曾经问千歌,“你和果南,小时候天天在一起,但最近不怎么联系呢。”
  “有么?嗯……因为我和果南酱的心连在一起哦,不见面也没有关系的。”千歌笑着,“因为是青梅竹马嘛。”

  千歌对鞠莉的感情一直有点复杂,尤其当她听见黛雅说起果南公主抱鞠莉的时候,但是,她,高海千歌,又能站在什么立场上痛楚呢。

  在lovelive的舞台上,千歌看着果南露出笑容,觉得这就够了,高海千歌的朋友松浦果南,一定比高海千歌的恋人松浦果南快乐得多。

 
     当千歌听到果南要离开内浦,去澳大利亚的时候,竟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合适。她偷眼瞧到黛雅和鞠莉毫不掩饰的不舍与悲伤,才小心翼翼地露出了点难过。

  千歌没有阻止果南,千歌无法阻止果南。

  到了机场送别的时候,果南一一与aqours的每个人道别,轮到千歌,果南叹了口气,给了千歌一个轻轻地拥抱,然后说,“要努力实现自己的愿望啊。”
  和对其他人说的没什么区别。
  千歌早已做好心里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失望。
  她想至少告诉果南那个夏天她很快乐,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努力学习潜水吧,想家了就回来看一看。”
  当果南的那班飞机划过天际,千歌才自嘲地笑笑,早在那个夏天,就已经结束了。

  
        同年九月,千歌看过果南发过来的邮件,关掉网页,准备出去走走。
  果南的邮件是她独有的简洁风格,内容也仅仅是新生活和新朋友,只是在结尾礼貌性地问安。

  天色昏暗,似乎马上要下雨了,千歌带着伞,漫无目的地闲逛,最后到了淡岛神社,她想起lovelive决赛前大家写的绘马。
  她走到绘马墙前,竟扫到一种熟悉的字体,她下意识地向前一步,低头细看。
  
     “千歌:
  希望下一个九月,你能找到一个人,和你一起淋雨。
                                                     果南”

  九月的第一场雨不知何时落下,千歌站了很久,才发觉早已泪流满面。
  “果南……大笨蛋!”

  这个九月,还是有雨的九月。
  可接下来的每个九月,都不再是九月,因为九月的雨中,再也没有你。

  no more September rain
  but now September rain
  
                                                                    End